当前位置:首页>公司动态>公司新闻

在赤水河,我看见一个乡村振兴的好样板

发布时间:2021-11-17

 | 转自《华商韬略》

很多中国人都知道,甚至去过美国纳帕、意大利托斯卡纳、法国波尔多。

但有多少外国人,甚至中国人,知道并且到过:中国的赤水河?

岁岁重阳,今又重阳。

每年重阳,都是茅台、郎酒等赤水河酱酒企业最重要的一天。

这一天,是酱酒企业集体下沙(投粮),开启崭新酿造季的黄金时刻。此时下沙最有利于酿好酒,是前人顺天应时总结的经验,也是如今所有酱酒企业的天条。

1014日,2021年重阳节,伴随新产区吴家沟生态酿酒区的二期投产,去年重阳就将酱酒年产能提升到3万吨的郎酒,再增万吨新产能至年产4万吨。

吴家沟生态酿酒区的厂房车间

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更在投产仪式上宣布,到明年重阳,郎酒五大生态酿酒区将全面投产,其高端酱酒产能将再增加1.5万吨至5.5万吨。

在大山沟壑,生态环保要求极为严苛,地无几尺平的赤水河,建厂难度极高。为了这个产能,郎酒已努力整整20年,一个吴家沟酿酒区就已花了差不多10年。

20年一梦,终见石头花开,也让已经把吴家沟每块石头都烂熟于心的汪俊林,依然在投产仪式上难掩心潮澎湃:“我到郎酒20年,没有一天放弃过扩产、储酒。”

扩产、储酒对酱酒企业之所以格外重要,是因为它不但关系规模,更直接决定品质。不同于其他香型白酒,酱香酒对时间的要求特别苛刻,存储时长则是决定其品质的核心因素。

优质酱酒从酿造到出厂至少需要5年,且储存时间越长,品质越好。这也是陈年酱酒经常被拍卖出天价的关键原因。

比如,20194月,11978年郎酒被拍到了36万元。

时间决定品质,产能则决定时间:只有足够的产能,才能保障有足够的新酒去存成老酒。只有存到更老的老酒,才能保证有更好的好酒可卖。很多人看不懂汪俊林为什么一边誓言酿造高品质酱酒,却又一边执着于产能提升,也是因为没看懂规模之于酱酒品质的科学逻辑。

这一逻辑之下,即将通过大量变提升产能的郎酒,还将同时实现大质变:通过持续抬升其高端酱酒的存储时长,持续提升其酒品品质,进而让更好的酒从理想化为现实。

天宝洞洞藏 康立莎摄

目前,郎酒已通过扩产、控销、扩储,存下15万吨几年到几十年的老酒,将其核心产品青花郎的时长抬升到七年。而汪俊林更已做出规划,确保其存储的高端酱酒在2027年要达到30万吨的超级规模,进而为品质提升再添重磅筹码。

与赤水河对岸的茅台各具特色,共同做大高端酱酒,是汪俊林给郎酒的目标之一。对以时间决高下的酱酒而言,郎酒一旦被时间加冕品质的新王冠,那就是一个最重大的特色。

2008年,已通过改制将郎酒带到新台阶的汪俊林,开始为郎酒谋划更远大的前程。

当时,酱酒还远远没有今天的热度,但汪俊林已提前看到它的盛景,因而反复盘算着,如何让郎酒在盛景到来之时做出更大的文章。

全世界真正把酒做出大文章的当数欧洲人,汪俊林于是带着团队前去学习。在那里,他被一个个欧洲酒庄深深震撼,继而打开了自己的格局和梦想:中国酒文化历史悠长,却没有一座真正的白酒庄园,郎酒要为中国打造一座世界级白酒庄园。

也是从此开始,他把扩产、扩储跟庄园建设有机结合,进而有了现在的两全其美:既让郎酒的产能、储能达到上述的高度,也让郎酒所在的二郎镇,拥有了一座占地10平方公里,被中国酒业协会名誉理事长王延才肯定为“中国首座白酒庄园”的郎酒庄园。

郎酒庄园的建设用时超过13年,耗资逾百亿。10平方公里之内,不但有总规划产能将达5.5万吨的五大生态酿酒区,世界最大天然储酒溶洞群和露天陶坛储酒库,也有五星级标准的度假酒店,还有沟壑与峭壁间巧夺天工的品酒中心、调酒中心等众多体验与观光景点……

通过庄园建设,郎酒进一步细究影响酱酒品质的各种因素,不但以更加有利品质保障的“生、长、养、藏”,重新规划了酿造与储存,而且还携手国内顶尖研究机构成立品质研究院,从酿酒核心原料到运输包装全方位精益求精,在时间加冕的同时,以科学夯实品质根基。

郎酒的酱酒,也因此相比所有其他酱酒有了更大的特色:庄园酱酒。

有了更好的酒,有了“中国首座白酒庄园”,郎酒开始了对整个中国白酒业来说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更大改变:打破中国酒企一直以来都只是努力把酒卖出去的局限,在让酒走向消费者的同时,也让消费者走进酒,走进赤水河,走进二郎镇,走进郎酒庄园。

为了迎接八方来客,郎酒庄园不但建设了一流的硬件设施,同时还配套了直升机游览、山体灯光秀、大型灯光汇演,以及不定期举办演唱会、论坛等特色活动,庄园专供酒、定制酒等专属消费模式,还训练出一支体贴入微的服务团队,努力给客人极致的愉悦体验。

如诗如画的自然环境,如痴如醉的沉浸体验,让郎酒庄园自20205月开业以来,几乎日日爆满,大半年时间,便迎来了近10万人的亲临,各界名流人物也纷至沓来。

《中国好声音》把现场搬了过去,新浪把“十大经济年度人物”也搬了过去……多位领袖级企业家、文艺界知名人士,更以百万元起的订单定制封坛。

好声音郎酒庄园分会场

今年9月,郎酒更进一步以庄园为核心载体,在已累计拥有超过2万会员的青花郎会员平台“青花荟”的基础之上,升级推出了郎酒庄园会员中心,并将会员对象从最初的个人升级到企业和社会团体,开始以会员制模式大步变革高端白酒的消费模式与文化。

会员中心启动当日,便有周其仁、阎爱民、傅成玉、吴晓求、马蔚华等大家亲临助阵。央视《对话》主持人陈伟鸿,则与郎酒股份副董事长汪博炜一起,探讨了郎酒庄园及其会员制模式,将给行业、给郎酒会员本身带来的包括赋能发展、相融共生的各种可能性。

汪俊林的一句口头禅是,在有价值的地方和有价值的伙伴创造更大价值。

通过庄园,通过会员制模式,通过酿酒卖酒之外的价值创造,让有价值的人走进酒,走进郎酒庄园,走进二郎镇,走进赤水河,正让郎酒做出远超酒厂的价值。

这个价值,对二郎镇、赤水河来说,是有里程碑意义的,对当下备受瞩目的乡村振兴,也是有参考和借鉴意义的。

同样是根植于乡村的世界顶级酒业殿堂和原产地,很多中国人都知道,甚至去过意大利托斯卡纳、美国纳帕、法国波尔多,但又有多少外国人,甚至中国人,知道并且到过中国的赤水河?

这不只是乡村的差距,也更是如何振兴乡村的差距。

就产值及企业实力而言,孕育了茅台与郎酒等酱香名酒的赤水河,已可秒杀波尔多们。但要论及乡村发展拉动的产业、企业,尤其带动所在乡村的富裕和美丽,赤水河的差距就大了。

这其中最大的差距,就是郎酒正以庄园和会员制模式努力填补的。简单说就是,不只是往全世界卖酒,让产品和产业“走出去”,也要把外面的世界“引进来”,引到乡村来。

以长期眼光看,后者甚至比前者更重要。

美国纳帕就是一个有助于理解郎酒庄园与会员模式独特价值的例子。

这片由8个小镇组成,长35英里、宽5英里的狭长区域,此前只是种植葡萄、酿造葡萄酒,产业和收入来源都极为单一。1980年代,当地政府与企业开始摆脱靠酒吃饭的宿命,借助因酒而起的影响力,大力建设观光体验等基础设施并推动相关产业发展。

如今,纳帕每年接待世界各地的游客已达500万人次,其8个小镇也早已是世界级观光景点,美丽富饶。意大利、法国等红酒产业,也大都走了类似纳帕谷的发展道路,才有今日的璀璨。

而若它们依旧停留在酿酒、并往全世界卖酒,也就不会如此滋润。

郎酒已靠卖酒对当地发展作出卓越贡献。改制20年来,它已累计缴纳税收230亿元,单是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全部建成后,其年产值就可达200亿元,直接新增4000个就业岗位,并且通过一二三产业联动,带动10万革命老区农村人口实现乡村振兴,走向共同富裕。

但在我看来,就企业推动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而言,郎酒更特别的意义还在于:通过庄园建设以及围绕庄园的一系列创新发展,让二郎镇、赤水河开启了波尔多式的发展新里程。

虽然郎酒庄园目前还不对外开放,但其每年可迎客近20万人,“走进二郎、走进赤水河”已开始发挥出“引进来”的可观效益:这20万人在庄园的观光,以及到周边吃喝玩乐购等等消费,都在直接拉动当地经济,潜移默化地推动当地的文化和文明进化。

更重要的是,越来越多人因此知道了二郎镇、赤水河,并被此吸引前来。因为郎酒庄园经济的带动,二郎镇上的私人宾馆和其他服务业,也都在发展与进步。

这些改变乘上时间的力量,终究会让二郎镇、赤水河像波尔多们一样,因于酒但又超越酒,在世界舞台形成自己的文化特色、品牌个性和吸引力。有了文化和品牌的支撑,共同富裕就不只是物质富裕,更是精神富裕,不只是一时的富裕,而是可以传世的富裕。

从这个意义上,郎酒发展中国白酒的创新探索与模式升级,也是企业参与、贡献于乡村振兴与共同富裕的升级。在这个升级模式里,郎酒既通过产业发展“走出去”,让乡村走向世界,也通过产业发展“引进来”,让世界走进乡村,进而形成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的“双循环”,也从根本上改变当地的发展基础、层次和模式,让当地更全方位地与世界同频共振,共创共进。

对比而言,中国很多类似产业企业,对所在地村镇的带动,都还基本停留在“走出去”,没有“引进来”,郎酒庄园的模式,对其补足这条腿,是有参考意义的。

这当然离不开天然环境的支持,但也更需要人的努力和智慧。没有人的努力和智慧,背靠好的环境也可能“抱着金碗讨饭吃”,有了人的努力,穷乡僻壤也有改天换地的可能性。

具体到有心参与和贡献乡村振兴的企业家,除了要有责任和担当,也更要有能力与智慧,科学的策略与方法。不但要有心、有实力去做,还要有能力和方法做出多赢的最大效应。

以二郎镇为例,它固然是天选的酿酒之地,但大多数人或许只会想到酿酒和卖酒,并且对在这偏远之地建设什么世界一流白酒庄园、打造什么白酒爱好者向往的圣地嗤之以鼻。

当我2017年从成都颠簸将近5小时第一次到郎酒,听到汪俊林要在偏远的荒山野岭之间描绘宏伟的庄园蓝图,要以庄园让二郎像波尔多一样世界知名,内心也是充满怀疑:

就算您能把庄园建起来,您又到哪里去找那么多人翻山越岭到庄园来?

但汪俊林坚信国家发展的前景,坚守自己的信念与理想。这些年,产业风口层出不穷,轻资产模式当道,企业界脱实向虚,快钱、轻松钱思维盛行,但他硬是愚公移山般,埋头专注在二郎,上百亿的资金也都“傻乎乎地”投进了这荒山野岭。

结果,天时地利都来帮助他。交通环境,在日新月异地改变;白酒业成了消费升级之下的产业风口,茅台近3万亿的巅峰市值,更让整个赤水河都在沸腾……

而若没有汪俊林的前瞻与坚守,即便拥有更好的天时地利,也不会有这与世界顶级酒庄齐美的中国第一白酒庄园,以及由此而生的璀璨与美好未来。